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艺考 / 备战艺汤 / 导演编导

《红高粱》影评:张艺谋的原味咖啡

张艺谋导演的金字招牌永远不会让人失望。显然,《红高粱》是属于“视觉系”的。所有看过影片的观众都会对其中那铺张的“红”难以忘怀。美术学的色彩象征在影片中的运用达到了极致。张艺谋导演的处女作能够在国际上摘金夺银实在是合情合理。高粱、夕阳、酒、血、嫁衣、窗花,各种道具(或者是细节)的色彩均为红色,寥寥几笔,便勾勒出一幅极度风格化的故事。“红”在影片中象征着粗犷的民族性格,铮铮的铁骨人性。

张艺谋的另一部摄影作品——《黄土地》其主色调则是浑厚的“黄”。同为二十世纪80年代的代表影片,色彩的运用却是如此的类似。这与张艺谋的创作理念,艺术理解有着密切的联系。在《黄土地》中担任摄影师的张艺谋开启了张氏风格的先河。(《一个和八个》也可以算作是先河之作)到了《红高粱》,身份变为导演的张艺谋则将自己的美学原则进一步深入。《红高粱》没有了《黄土地》中的陈凯歌似的思辨色彩、压抑的民族性格,全然转变为狂放桀骜的一抹红色,一幅印象派作品。

某位大师说过,一个导演一生都在拍着一部电影。张艺谋影片的内容、手法等丰富多彩,但其美学风格却始终如一。张艺谋在每一部作品里汪洋恣意,挥洒着对色彩的迷恋。“亢龙有悔,盈不可久。”张艺谋的美学风格虽贯穿在每一部作品里,但是力度的掌握却不是十全十美。后期的作品(如《英雄》、《十面埋伏》)则显得失控,电影的画面究其根本是为影片的主题、叙事服务。

《红高粱》是豪放派中的写意派。颠轿、野合、祭酒等无一不淋漓尽致地宣泄着原始而可贵的人性。风吹高粱、斜阳刺目,尘土飞扬,各种景致都镶嵌进叙事的逻辑线条之中。 《红高粱》中的人性高度的写意,不符逻辑的情节在弘扬生命、唤醒野性的主题下都可以得到解释。轿夫为何可以直接进入十八里坡的酿酒作坊和“掌柜的”睡在一张床?做工的伙计为何可以毫无怨言、心悦诚服地协助九儿将作坊运作下去,最后还拼命般地杀鬼子?刘罗汉为何不言声响地离开作坊,投奔共产党?(此处也可以理解成刘罗汉酿出好酒“十八里红”后,对酿酒再无牵挂)这一切都可以归结到人性的朴素和真诚。十八里坡周围的人都是真诚而朴实的,其人性是原始而化为最基本的原色——红,这一血性至诚的象征色彩。

影片的旁白似回忆似传说,加重了影片的历史感,也有着一种后辈对祖先的缅怀之意。影片中的“九儿”,“十八里坡”,“十八里红”,“九月九”,“九岁”同样充满了写意,抽象的味道。剧情中如此类似的元素反复出现有着深刻的涵义。这些简单的数字高频率的重现,加深了影片纯粹的味道。传统国学中的九九归一一说似乎可以在影片中找到印证。具象化的数字符号最终汇入生命的原始呼唤之中。影片的空镜头韵味悠长,通过远景镜头传达出一种万籁俱静的背后涌动着鲜活的生命节奏。逆光的拍手手法常常使人物体现出剪影的效果,与全片高度抽象化,符号化的风格十分合拍。

《红高粱》之前的中国电影(特别是第四代导演的作品)往往是隐忍而含蓄的。第五代导演的开山之作《黄土地》同样延续着以往中国电影的艺术特色,将民族的厚重,人生的悲凉一幕幕展现出来。历史的进程,民族的性格与此有着莫大的关联。同样是历史的,民族的因素,在《红高粱》之中积压数年的生命意识喷薄而出,大开大合,完成了民族的一次集体宣泄。

身为“秦国人”(陕西)的张艺谋将故事的地点安置在秦地(黄土地上),让民风尚古的陕北人像祖先秦国人一样彪悍、粗犷地生活着。《红高粱》完全可以看作是中国电影的分水岭,其美学风格,故事特色都迥异于之前的中国电影。在国际上也是第一部夺得国际大奖的影片。获奖的原因除了影片本身的高质量之外,也和影片与之前的中国电影“格格不入”有着关系。

《红高粱》之后的张艺谋依然不走寻常路,(他的关注视角多变,但内涵还是一脉相承)其后的作品或高或低,始终摆脱不了《红高粱》的窠臼。(《秋菊打官司》的高度写实也是在叙述着生命最淳朴最原始的道德是非观,这与《红高粱》十分类似)《红高粱》对于中国电影的意义不仅在于它出类拔萃的美学风格,更可贵的是它建立了一种高质量电影的范例。《红高粱》在第五代作导演品中鹤立鸡群,源于影片寻找到了一种独特而又富有魅力的风格,正如《小武》在第六代导演作品中的情况一样。具有最适合的表达方式的电影才是好电影!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

X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