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艺考 / 备战艺汤 / 导演编导

《甜蜜蜜》影片分析

  『镜头』

  有几个镜头感我至深。

  一是黎小军初到香港,骑着自行车驰风而过。四处高楼,人声鼎沸。背景音乐里,义勇军进行曲激荡飘扬。生活刚刚开始,如万物生长,饱含希望。

  二是在狭窄的过道,黎小军一件一件给李翘穿衣服,说外面冷,多穿点。他们离得那么近,近到我们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而外面那么冷,此刻每一句的言语,呼吸似乎都伴着看得见的暖雾在唇边升起。

  三是在停尸房,李翘看着豹哥背上的纹身,笑了。鼻子一酸,又哭了。

  有时候电影看多了,未免乏味。不如最初的时候,稍有风格的片子都能感慨万分。《甜蜜蜜》是老片子了,经典的片段被无数次在电视上重现,有如剖解,并未有何感慨。近日重新看了,回想下近几年的生活,顺着片中的情感,竟觉得心烦意乱。

  『A城B城』

  我想起自己在A城和B城度过的一年时光。

  初到A城,我衣食无忧。我和人一样的相貌,却说不来他们的语言。人说此处金钱至上,我却觉得他们不加掩饰,甚为美好。A城书店不多,我坐地铁跑了半个岛为了找一家有名的书店,买比定价高了三倍的电影杂志。我过酒吧街,而不敢入。满眼与自己无关的灯红酒绿,觉得都装饰了自己的生活。混混沌沌过了四个月,未曾体验A成出了名的奢侈,小日子过得波澜不惊。现在想起来,觉得是人生中难得安静无忧的时光,没心没肺的日子。只记得初到A城,一周连做三个晚上的噩梦,都是离开。

  B城却是另一番风光。我说他们的语言,努力学他们的口音,可是我的相貌已经昭示我来自异乡。我得做一份工作,挣一份生活。工作不忙,工资不高,自然也没有发展的前途。我租一间不足十平的屋子,花去一半多的工资。剩下的钱要管交通吃饭,要管喝酒电影,还要管衣裳鞋子。我认识很多人,但是大多是叫不出全名,一部分不可深交,好友一二,各自繁忙。半年后匆匆离开,却不觉得自己存在过。现在偶尔做噩梦,均是在B城街头游荡。有时候我想,是不是我在B城的时候经历过什么大事,比如轰轰烈烈的爱情和失恋,痛心至选择性的失忆,所以梦魇弥漫了一整座城市。

  『李翘和黎小军』

  如果李翘没有遇到黎小军,她还是会遇到豹哥,她还是会随着香港这座城市的命脉一起浮浮沉沉。李翘就是香港,充满着生命力,永远不愿意低头,相信只要肯干,终有出头一日。黎小军如果没有遇到李翘,一切都会不一样。他的那份温吞,笨拙和简单,会随着岁月变得更加娴熟。

  黎小军对李翘说,我如果不让你占便宜,我怕我在香港唯一的朋友都没有了。

  李翘对黎小军说,你等着我,我马上就回来。

  结果黎小军就撑着伞在雨中等着,李翘再没有回来。黎小军失恋之后去了美国,和他初到香港的时候一样,骑着自行车在高楼和人群中穿梭。除了李翘来过走过,一切都还是一样。

  李翘和黎小军只能在很多年之后才可能在一起,无需为生存苦恼,无需向周围的人证明自己,才能简简单单地在一起。

  那时,回忆起多年前,狭窄的小屋里,黎小军拿起布握住刚洗完碗的李翘的手,轻轻擦干净。曾今拥有过的,失去了的,正是当下最想过的生活。

  『恋如飘零,失若城池』

  第一次,李翘和黎小军分开,似乎是注定。他们都不曾存在于对方的梦想,暂时的温暖并不能改变他们各自的追求。李翘害怕黎小军的那一份温吞销蚀了自己的香港梦,而李翘则打乱了黎小军既定的平淡生活。其实两个人刚开始都是为了生存,朋友,性,都是为了增强自己在这个城市中生活的一份力量和温度。孤身在别人的城市,如果遭遇横祸,雇主催了几个电话之后便另雇新丁。没人知道你已消失于人世。我觉得,黎小军的一生中,最勇敢的决定便是离开李翘,他切断的是存在与生存的一部分。其他时候,他的每一个决定,每一句谚语,甚至是对相亲对象的抗拒,都显得那么没有力度。年轻的时候,为了梦想割舍爱情,失恋且失恋吧。舍去的是什么,冷暖自知。

  第二次,李翘为了豹哥,离开了黎小军。之后,黎小军远赴美国。此时的两人,何尝不知内心所爱,真的是缘分弄人罢了。从香港到纽约,李翘随着豹哥,患难夫妻,未曾离弃。两次,李翘都因豹哥离开了黎小军。开始的时候,豹哥是她的香港梦,后来,豹哥却成了屋檐成了墙壁。

  恋如飘零,失若城池。拥有的时候,无论何处,身心羁绊。李翘和黎小军始终是异乡人,无论如何改变,李翘终是那个聪明和精明的广州妹,黎小军也始终带着江南独有的温和与简单。失去的时候,一花一木,天空楼宇,都显得陌生而无力。诺大的香港,再无黎小军生存之出。飘零在外地人,有一种难言的求生欲。李翘的离开,香港对于黎小军不再是当初那个灯火明艳欣欣向荣的城市。黎小军的存在终于失去了重量和温度。

  所以,我始终觉得,我在B城定是经历了一场拼死拼活的爱恋和失恋,然后失忆,然后梦魇。最终,失去整座城池。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

X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