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艺考 / 备战艺汤 / 播音主持

成也朱军,败也朱军——从传播学层面解读朱军主持艺术

一、朱军效应——再谈 “舆论领袖

名牌主持人有时候就是一个符号,就是一个标志,是电视台树立栏目形象一种方式,也是媒体树立整体的品牌形象的重要手段之一。主持人的形象和风格造就了节目的品牌。好的节目可以成就一个主持人,同时,一个成功的主持人又可以成就一个品牌节目。这方面的例子,就像《艺术人生》之与朱军,《杨澜访谈录》之与杨澜,《鲁豫有约》之与鲁豫,《锵锵三人行》之与窦文涛,不管他们今后做什么,他们的名字总会与这些闪光的节目名字联系在一起。

从传播学的角度看,聘名人担主持人就是为了增强传播的效果,名人主持在传播过程中是主要的传播者,不同的传播者传播相同的内容会有不同的效果,电视媒体就是利用了这一传播学的理论来指导品牌的树立的。从某种程度上说,是运用了舆论领袖的理论,舆论领袖是两极传播理论的关键,舆论领袖又称意见领袖,是指在传播活动中表现活跃的一小部分人,他们对某方面的事态发展比较关心,比较了解,因此能向他们身边那些广大的公众群体提供这方面的有关信息,并对此做出相应的解释。一句话,舆论领袖就是积极主动地向人们提供某方面的客观事实并加以主观评判的人。

“名人主持”由于自身首先是“名人”,所以他们一般都有很多追随者。出于内心对“名人”的崇拜。在他们眼里,这些“名人主持”传播的信息往往被认为是真实可信的;“名人主持”的意见也往往会被这些追随者当作正确的意见而接受。所以,“名人主持”已然成为一定范围内的意见领袖。

对于谈话类节目更是如此。主持人是谈话节目的灵魂和核心。主持人控制着节目的整个节奏,谈话节目的风格与成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主持人的水平与魅力。《艺术人生》的成功离不开朱军扎实的主持功底和儒雅,平实,真诚而不失幽默的主持风格。

 

二、真诚——追求传播的互动效应

电视属于大众传播媒介。但大众传播的落脚点却在人际传播。谈话节目作为一种人际传播形态,传者和受众的地位是平等的,是一种“平视”关系。这种大众参与的人际倾诉或讨论的节目形式,强调平等交流,重视的不是权威性,而是大众参与性。传媒与受众的关系,说到底不过是人际传播关系的一种扩大,电视主持人作为传媒的人格化代表,和受众地位是一样的。因此为了达到更好的传播效果,朱军与嘉宾在谈话内容上注重从平民化的角度讲述情感化的故事以追求人际传播的互动效应。在朱军与嘉宾的真诚交谈与现场观众的情感呼应中,观众心中的情感得到了充分的释放,与他人真诚交流的愿望也得到了想象性满足。

在与嘉宾交谈时,朱军真诚,平实的主持风格容易营造出平等民主的交流平台。真诚是交流顺畅的秘诀。每一次谈话他都在用自己的心情,人生经验,特有的感悟来介入节目。嘉宾在这种真诚的氛围中,感觉到这个栏目不以发掘明星的隐私为乐趣,而是用一颗善良的心去和他们聊人生,聊感悟,意识到这是一个沐浴在人文关怀之中的心灵港湾,从而消除原来的紧张和拘谨,主动敞开自己的心扉。

如在《李亚鹏专辑》中(当时“鹏迅恋”正热,但两人都没有在媒体上公开承认此事),当朱军直接问到李亚鹏与周迅的关系,节目组的人都吓了一跳,在他们的理念中直问爱情似乎还是有一些难于启齿,而李亚鹏想都没想就直接说出了答案,“我们在恋爱。这句话我从来没说过,是给《艺术人生》”节目到这里,朱军反而变得不好意思,他们并不想获得这样的娱乐头条,但是朱军的真诚赢得了李亚鹏的信任。

又如在做《秦怡专辑》那期节目时,按照栏目组的策划方案是节目最后给嘉宾过八十岁的生日,先把蜡烛点起来,然后把蛋糕分给大家,吃完就结束。当节目到这里时,朱军总觉得心中有一种情感没有表达出来,于是他没有受预定方案的约束,而是根据现场气氛非常真情地对秦怡说:“秦妈妈,我能代表所有爱你的观众拥抱你吗?”得到秦怡的同意后,朱军和秦怡有了长达半分钟的感人拥抱。这个拥抱既表达了晚辈对长辈的敬爱之情,抚慰了一个伤痕累累的老人的心;又把节目推向了最高潮,带给了观众更多的心灵回响。

 

三、道具——非语言符号的运用

在主持节目过程中,主持人要被受众接纳,并进一步取得好的传播效果,就需要尽可能地调动一切手段、运用多种信息符号,试图攻破受众的心理防线。在电视节目主持人的种种传播手段中,除语言符号外,非语言符号,即主持人的相貌,服饰、表情、体态,以及使用的道具等亦可成为主持人传播的重要策略。语言学家爱德华·萨丕尔将其称作“一种不见诸文字,无人知晓,但大家都能理解的微妙代码。”在主持人参与的这种类似人际传播的大众传播中,非语言符号所传递的信息量不容忽视。研究表明,在有两个人传播的局面中,有一半以上的含义是通过非语言传播的。

朱军在主持《艺术人生》时擅长使用特别的道具来引领谈话内容,用意外的礼物来制造悬念,营造谈话氛围。其中一期做影视明星李亚鹏访谈时,说到有一次,李的父亲去北京看他,几天后准备回家。李买了张返程机票,但由于拍戏太忙,竟没顾上给父亲送去,结果父亲乘火车回了乌鲁木齐。没想到一个星期后,其父突发急病去世。当朱军拿出那张机票时,李亚鹏泪水汹涌而出,抽泣着追述父子之情,在场观众无不动容。

在《刘欢特辑》中,朱军开场就拿出“玉泉山”牌啤酒,与刘欢对饮。这瓶酒不仅松弛了气氛,而且由这个80年代的“玉泉山”品牌,迅速切入刘欢的大学时代—他音乐生涯的起点。

观众特制的小礼物也成了节目中最常见的道具。比如,蒋雯丽那期节目,一位大娘为蒋雯丽即将出世的宝宝献上一套她亲手编织的小毛衣和开裆裤,一个阿姨也专程带来了一本饱含无限关心的《快乐怀孕10个月》。感受此景此情,蒋雯丽能不动容吗

另外,在“陶虹专辑”、“2003春节特辑”的许巍访谈中,朱军都较好地使用了道具。在这些谈话节目中,一件小道具就是谈话嘉宾的一个故事,一段回忆,睹物思人,自然会流露真情实感,而观众的情感也会受到巨大冲击,心灵被震撼,现场气氛就会出现高潮。

 

四、鸡同鸭讲——不对等的符号能力

人际传播的主要特征在于符号互动,符号互动的效果直接影响到传播效果。传播效果的好与坏与传者和受者使用同一种符号的熟练程度的水平和特色,即符号能力有关。因此具备相等或相近的符号能力,是人际传播的先决条件,更是良好的信息交流的前提。主持人与采访对象交谈时,往往从双方共同感兴趣的话题入手,然后再过渡到采访话题。这样做才能使谈话顺利进行下去。

《艺术人生》里张学友不懂“德艺双馨”而引发的对朱军提问及主持方式的指责,朱军自己也坦言对张柏芝的采访也存在交流障碍,之所以与港台艺人不合拍,一方面由于内地和港台存在很多文化、思维方式上的差异,港台明星来到内地做访谈节目,往往因为没有抓住主持人的意思,所以回答问题时就有些偏离。另一方面,朱军在对张学友进行采访时出现“鸡同鸭讲”的状况,也应该看到他在知识结构,文化底蕴等方面的欠缺。做访谈节目,要对访谈的对象足够的重视,事前认真研究被访者,对不同的采访对象采用不同的语言表达方式,

 

五、质疑煽情

主持人分寸的拿捏在访谈节目中异常重要,这包括”度”和张力的问题。”度”是指对公共空间和私密的情感空间的把握,张力则是对情感和理性上的控制,对场面的调度。

有人对《艺术人生》节目中朱军的煽情和嘉宾的“泪水”提出质疑,对朱军的窥视和探密提出质疑,比如做王刚那期节目,插播他在美国读书的女儿的电话录音;给陈凯歌突然亮出一包“延安黄土”;还有做孙海英和陈坤的节目,提到死去亲人的细节。我想,到这个时候,嘉宾的“哭”是否带有应承和配合的性质。再者说,当众掉眼泪并非人人都喜欢。流泪是一种情感的失控,是一种很私密的行为。朱军有一些问题问得意图很明显,让人怀疑他是故意往某个煽情点上靠。

哭与不哭只是一种形式,或者说是一个符号。人到动情之处,哭也罢,笑也罢,是真的就行,这应该是《艺术人生》所追求的。”由此看来,一是朱军的煽情的度把握不够好,二是煽情成为一种带有太强的技术手段而使节目有变味的倾向。

说到底,艺术是需要煽情的,煽情也不是谁的错,毕竟人们需要真情的流露。能让观众感动是主持人的职责,能让观众感动也是一种技巧。不过,不要把煽情当成杀手锏。煽情一定要适度,还是在嘉宾的艺术经历方面多进行一些挖掘,把重点放在与艺术有关的事情上。

 

结语

往往一个好的节目会成就一个好的主持人,而一个好的主持人也可能造就一个成功的节目,但前提是两者之间的风格必须相适合。至于是《艺术人生》成就了朱军,还是朱军成就了《艺术人生》,我认为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在众多谈话节目收视率普遍下滑的情况下,《艺术人生》如何保持既有的成绩更好地发展下去,值得探讨的东西很多,但朱军的主持水平有待提高是关键的因素。《艺术人生》及朱军将会呈现出一种什么样的新面貌,我们只有拭目以待。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

X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