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艺考 / 备战艺汤 / 导演编导

【放大招】编导专业必看,万能故事模板!请勿分享!

     方丽荣这两年日子过得很苦。老公和她脾气不合,两个人经常吵架。两年前,老公抛下她和不到三岁的小女儿离家出走,一去就再也没有音讯。半年前,方丽荣上班的厂子倒闭了,她找工作四处碰钉子,直到现在还待业在家。方丽荣已经拖欠房东老赵两个月的房租,老赵来过家里几次。虽然老赵嘴上没有说什么,但他的眼神总让方丽荣感到浑身不自在。
     这天晚上,方丽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眼看就要过年了,孩子还没有过年的新衣服,她现在手里所有的钱凑到一起只有几十块,这个年关可怎么过啊!想着,想着,方丽荣忍不住默默地流下眼泪。
     天快亮的时候,她家门口传来零碎的脚步声。紧接着,房门被人轻轻推动,发出“吱吱”的声响。方丽荣的心“忽”地紧张起来,莫非是有贼来了?那推门的声音响了几声后停下来,脚步声由近而远地离开了。方丽荣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曾想,她的心刚刚平静下来,那个脚步声竟然又转回来。门外那个人犹犹豫豫地推了两下门后,再次离开。几分钟后,门外再一次传来脚步声,但是很快就又离开了。方丽荣再也躺不住了,她穿好衣服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下大雪了,窗外白茫茫一片,几行清晰的脚印留在她家门外。
     方丽荣走到门口,一个厚厚的信封从门缝里塞进来。方丽荣忙打开信封一看,里面装着的竟然是一沓子百元大钞。方丽荣一数,整整五千元。她的心狂跳不止,是谁在大雪的早晨给自己和孩子送来了这么多钱,难道是老公回来了?可他为什么不肯进家门呢?方丽荣忙把钱压在枕头下面,穿上棉袄,冲出家门。
     让方丽荣感到惊讶的是,家门口杂乱的脚印竟然分别来自三个不同的方向,可以看得出来是不同的三个人留下来的。方丽荣在这个城市里并没有什么亲戚朋友,平时家里都难得有人上门,这三个人究竟是谁呢?方丽荣加快脚步,顺着第一个脚印的方向寻找过去。
     脚印消失在距离她家不远处的“老周小吃店”前,老板老周正忙碌地炸油条、做早点。老周是个单身汉,一个人经营着这家小吃店,早晨卖个豆浆、油条,中午和晚上卖个面条啥的。老周平日里对方丽荣都很照顾,她买油条时老周经常故意多给她几根。有时,她带着女儿从小吃店门口经过,老周就跑过来把给女儿买的零食、玩具塞进女儿的小手里。方丽荣知道老周是对自己有那个意思,虽然老公至今也杳无音讯,但是毕竟她还没有离婚。对于老周投过来的火辣辣的眼神,方丽荣只能低头回避,装作不知道。
     老周见方丽荣来了,忙停下手里的活儿冲进房间。片刻后,老周手里拿着一件漂亮的小鸭绒袄走出来。老周说:“快过年了,我给孩子买了件小袄,可是这两天一直没有碰上你。今天,我起床后拿着小袄走到你家门口,才发现天还没有亮,我就又走回来了。”老周说完,不好意思地笑了。方丽荣犹豫了一下,问:“你是不是还把什么东西放在我家了?”老周一脸茫然地说:“没有啊。不过,我到你家的时候发现你家门前有些脚印,也不知道是谁留下的。到底怎么了?”方丽荣忙说:“没有什么。”就转身匆匆往家走,她急着寻找另外两行脚印的主人。老周追上来,硬是把鸭绒袄塞进方丽荣的怀里。
     方丽荣顺着第二行脚印焦急地找过去,这行脚印竟然消失在房东老赵家门前。老赵是个退休工人,他老伴没有工作还长期有病卧床。老赵把自己家的房子租给了方丽荣,他和老伴在离家不远处租了一间小房子,赚取房租间的差价。老赵家的日子过得也挺不容易。方丽荣猜想,可能是老赵的老伴又犯病了,却没钱去看病,他才大清早跑到自己家去要房租的。可能是,一大早的老赵没有好意思敲门。方丽荣忙跑回家,从信封里抽出来一千五百块钱。不管这钱是谁送来的,先应急用吧。房租是每个月三百,她已经拖欠了两个月,再提前交上三个月的,正好是一千五百元。
     方丽荣敲开老赵家的门,不好意思地说:“赵叔,真不好意思,房租拖了您这么长时间。这是我欠您的房租和后三个月的房租。”老赵客套了两句,把钱接过来。方丽荣把钱交给老赵后,就急着往回走。她要赶在大家都出门前,寻找留在自家门前的第三行脚印,她确认这个人就是给自己和孩子送钱的人。老赵却喊住了她,老赵说:“丽荣啊,今天早晨我起早遛弯。经过你门前时,看见有个人影在你家门前晃悠。我担心是坏人,就躲在一旁偷看,没想到那个人竟然是卖早点的老周。等老周离开后,我跑到你门前听到你屋里没有动静才放心。你一个人带着孩子不容易,以后可要多注意啊!”方丽荣也不方便解释,只好感激地冲老赵笑了笑,便匆匆离开。
     顺着第三行脚印,方丽荣一直走到大街上。大街上已经开始有来来往往走动的行人,有勤快的人家已经开始打扫门前的积雪。方丽荣根据那脚印的形状和方向仔细地寻找,脚印断断续续一直来到一处公共汽车的站牌下。看样子,这个送钱的人已经乘坐早班车离开了。方丽荣也无法确定他是乘坐的哪一路公共汽车。方丽荣很遗憾地长长叹了一口气,低着头一步一步慢慢走回家中。
     有了这几千块钱,这个年就算是能过去了,方丽荣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她想,过完年一定要找一份工作,不管是什么样的工作都要干了。她想,如果老公实在是不愿意跟自己过了,就干脆离婚算了。她听别人说过,夫妻分居两年以上的,可以到法院直接判离婚的。她又想,离婚后就直接嫁给老周吧,老周人挺踏实,是个过日子的人。
     方丽荣脑子里胡思乱想的,转眼几天时间就过去了。眼看就要过年了,方丽荣买了些水果准备到老赵家去串个门。好长时间没有见过老赵的老伴了,也不知道她的身体怎么样了。
     晚上,方丽荣牵着女儿的手来到老赵家门前。她正要抬手敲门,就听见老赵的老伴在屋里说话,她说:“孩他爹,你是不是跟丽荣提一下,让她把钱还给咱!”方丽荣愣住了,什么钱?房租她已经交了啊。再仔细听下去,方丽荣终于明白了。原来是老赵离家好几年的儿子回来了。老赵的这个儿子,方丽荣曾经听老赵的老伴提起过,说他是一个不学无术、吃喝嫖赌的赖皮。几年前,老赵的儿子因为跟人打架,把人家打成重伤,他怕被公安局抓去坐牢,潜逃地无影无踪。老赵的儿子并不知道老赵把家里的房子租给了方丽荣,他自己感觉没有脸面见父母,所以把钱塞进门缝后就走了。老赵的儿子随后便去公安局自首。老赵是接到公安局的通知,在看守所里见到儿子后,才知道儿子把这几年自己在外打工攒下的五千块钱塞进了方丽荣的家。
     老赵在屋里叹了口气说:“孩他娘啊,丽荣都半年没有上班了。我看她娘俩手里的确是没有钱了,咱们现在向她要钱,那不是要她娘俩的命么!咱们穷帮穷,我看这件事情先放一放再说吧。”老伴也叹了一口气说:“行啊,就听你的。你说咋办就咋办。”
     听完老赵两口子的话,方丽荣呆呆地站在门外,她不知道自己是该走进屋去,还是该离开。女儿抬头看着方丽荣问:“妈妈,你怎么哭了?”

点评:这是一篇非常精彩的故事,无论是剧情设置还是人物形象刻画的都非常巧妙。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让人感受到了大雪之中人性的温暖。

拓展:大雪、痕迹、路、脚印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

X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